Rosie Beauty

我患了泛紅痤瘡已經超過10年,初初發病是中學時候,學生哥何來有錢醫呢?「泛紅痤瘡」是「富貴病」,那時候真的很無助, 對這個個皮膚病不認識,走了很多冤枉路!那時候沒有自信心,不敢照鏡子,不敢望人,日日以淚洗面,其實「泛紅痤瘡」連哭也不可以,愈哭愈紅,愈紅愈發的厲害,都產生自殺念頭……
我患了泛紅痤瘡已經超過10年,
初初發病是中學時候,學生哥何來有錢醫呢?

「泛紅痤瘡」是「富貴病」,
那時候真的很無助,
對這個個皮膚病不認識,走了很多冤枉路!
那時候沒有自信心,不敢照鏡子,
不敢望人,日日以淚洗面,
其實「泛紅痤瘡」連哭也不可以,愈哭愈紅,
愈紅愈發的厲害,都產生自殺念頭……
其實早期資訊缺乏,很多人對這個病認識有限,
就算醫生都是當暗瘡醫,或者當敏感醫,
我的泛紅痤瘡又有暗瘡又有敏感又有濕疹,
面發紅時,紅到成個關公,由於我是遺傳,
所以這個病不會斷尾,一生都會跟著我。
其實早期資訊缺乏,很多人對這個病認識有限,
就算醫生都是當暗瘡醫,或者當敏感醫,
我的泛紅痤瘡又有暗瘡又有敏感又有濕疹,
面發紅時,紅到成個關公,
由於我是遺傳,

所以這個病不會斷尾,一生都會跟著我。
以前不停看西醫,
不停食抗生素,A酸、四環素、類固醇通通都試過,
曾經好幾次,嚴重病發出水泡,要入急症打針,
每晚都痕醒,像在地獄般渡過,一個月足不出戶。
身邊人全不明白不了解,覺得我熱氣、不清潔、青春期⋯⋯
其實很多人的不了解更加增加病者的壓力!
以前不停看西醫, 不停食抗生素,A酸、
四環素、類固醇通通都試過, 曾經好幾次,
嚴重病發出水泡,要入急症打針, 每晚都痕醒,
像在地獄般渡過,一個月足不出戶。
身邊人全不明白不了解,
覺得我熱氣、不清潔、青春期⋯⋯
其實很多人的不了解更加增加病者的壓力!
最後,10年內慢慢累積經驗、方法,
當然也花了大量金錢,試了無數方法!
最後決意要改變心態、與「泛紅痤瘡」共存
最後,10年內慢慢累積經驗、方法,
當然也花了大量金錢,試了無數方法!
最後決意要改變心態、與「泛紅痤瘡」共存
我開始鑽研及進修不同治療方法。
市面上又無集中針對「泛紅痤瘡」的資訊,所以成立了
ROSIE BEAUTY 玫瑰‧源
-重新定義敏感·問題肌 –
分享心得,希望大家互相鼓勵,
幫到同路人之餘,更想幫助自己,放開自己。
我地追求穩定!
因為我地好受壓力、荷爾蒙、外在環境影響,
幾日之內就可以由好好變到好差。
我開始鑽研及進修不同治療方法。
市面上又無集中針對「泛紅痤瘡」的資訊,所以成立了
ROSIE BEAUTY 玫瑰‧源

– 重 新定 義 敏 感 · 問 題 肌 –
分享心得,希望大家互相鼓勵,
幫到同路人之餘,更想幫助自己,放開自己。
我地追求穩定!
因為我地好受壓力、荷爾蒙、外在環境影響,
幾日之內就可以由好好變到好差。
其實我考慮左幾年才決定開,
因為有時見到客人的痛苦,我會不期然想起自己的痛苦經歷,
但每一次聽到客人用完我的產品或做完療程有改善、
說「終於找到合適產品!」、「終於有人明白我了!」
我就知道我做得很對!
所以我們成為了戰友、傾訴對象、因為我真的很明白、很有共嗚!